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仙逆 > 第一章 離鄉

第一章 離鄉

爭,不是王林所關心之事,他整個人在這三十年的時間,完全沉浸在仙術之中,仙術,不比一般的神通,想要徹底學會,很難!二十年,對於王林來說,隻不過是彈指間,仙術的研究與仙寶的操控,使得這時間,好似流水一般,不知不覺,便又過去了五十多年!距離與古妖約定之日,隻剩下了不足十年!這近百年的時間,王林除了研究仙術與仙寶之外,對於散魔烙印的刻畫,也從未間斷,在那散魔心神中,王林的烙印,越來越深!數十年的時間,對於...鐵柱坐在村內的小路邊,望著蔚藍的天空,神情發呆,鐵柱不是他的本名,而是從小因為身體瘦弱,父親怕養不活,於是按照習俗稱呼的小名。

他的本名叫做王林,王姓在四周幾個村落內算是大姓,祖上木匠出身,尤其是在縣城,王氏家族也算頗有名氣,擁有數個專門賣木製品的店鋪。

鐵柱的父親是家族內庶出的次子,不能接管家族要務,而是在成婚後離開縣城,在此地村莊定居。

由於有一手精湛的木匠活兒,鐵柱家境也算小康,吃穿不愁,就算是在村子裡,也多受人尊敬。

鐵柱從小就極為聰明,喜歡讀書,想法很多,幾乎是村子內公認的神童,父親每次聽到別人誇獎,臉上的皺紋都會綻開,露出開懷的微笑。

母親更是對他關心有佳,可以說從小到大,鐵柱都是生活在父母的慈愛之中,他知道父母對他期望很高,別人家的孩子在他這個年紀都已經下地乾農活了,可他卻在家讀書。

書讀的多了,想法自然也就隨之而來,對於山村外的世界,他充滿嚮往。抬頭望瞭望小路的盡頭,鐵柱嘆息一聲,合上手中書本,起身向家中走去。

父親坐在院子裡,手中拿著煙袋,深深的吸了一口後,對推門進來的鐵柱說道:“鐵柱,書讀的怎麼樣了?”

鐵柱應付了幾句,父親磕了磕煙袋,起身說道:“鐵柱啊,你要好好讀書,明年就是縣裡大考了,你以後有沒有出息,可就全看這次了,可別跟我一樣,這輩子就呆在村子裡,唉。”

“行了,你天天叨叨,要我說,我們家鐵柱一定能考上。”鐵柱的母親,端著飯菜放在院內桌子上,招呼他們父子二人過來吃飯。

鐵柱哦了一聲,坐下後胡亂的拔了幾口,母親慈愛的望著兒子,把不多的幾塊肉,給他夾過去。

“爹,四叔快來了吧?”鐵柱抬頭說道。

“算算時間,差不多就是這幾天了,你四叔比爹有出息,唉,孩兒他娘,給老四準備的山菜都包好了吧?”父親一提起老四,臉上露出唏噓之色。

母親點頭,感慨道:“鐵柱啊,你四叔是個好人,這幾年幸虧他幫助,你爹做的木雕才能賣出價錢,你以後要是有出息了,別忘記報答你四叔。”

正說著,忽然門外傳來馬聲,接著馬車軲轆壓地的嘩嘩聲隨之而來,一個爽朗的聲音在外麵響起。

“二哥,開門嘍。”

鐵柱驚喜,立刻跑過去把院子大門推開,隻見一個精壯的中年漢子,目光炯炯的站在門外,他看到鐵柱後哈哈一笑,摸了摸他的腦袋,笑道:“鐵柱,這才半年沒看到,個子又長高了。”

鐵柱父母連忙站起,他父親笑道:“老四,我約莫時間,你也快來了,快進來,鐵柱,還不去給你四叔拿凳子去。”

鐵柱高興的應了一聲,急忙跑回屋子,拿出一個板凳放在飯桌旁,用袖子認真的擦了擦,希冀的望著中年漢子。

中年漢子沖他眨了眨眼睛,打趣道:“鐵柱,這次怎麼這麼勤快啊,我記得上次我來的時候,你可沒這樣啊。”

鐵柱父親瞪了鐵柱一眼,笑罵道:“這小兔崽子,剛才就在叨叨你是不是快來了。”

中年漢子看到鐵柱小臉微紅,笑道:“鐵柱,你四叔可沒忘記答應你的東西。”說完,從懷來拿出兩本線狀書,放在桌子上。

鐵柱興奮的歡呼一聲,拿起書翻看一下,喜不自禁。

鐵柱他娘慈祥的望了眼自己兒子,對中年漢子說道:“老四,你哥平時總唸叨你,這次多住幾天吧。”

中年漢子搖頭道:“二嫂,家族這段日子事情多,我明兒一早就要趕回去,等這段時間忙完了,我再來看你們。”說完,他歉意的看了看自己二哥。

鐵柱父親嘆息,說道:“老四別聽你嫂子的,明兒把貨物裝好,家族的事兒最重要,咱們以後再聚也一樣。”

中年漢子望著鐵柱父親,說道:“二哥,鐵柱今年十五歲了吧?”

鐵柱父親點頭,感慨道:“過了年,這小兔崽子就十六了,唉,一晃十多年過去,真快。”說著,他眼露溺愛之色,望著自己的兒子。

中年漢子沉吟少許,麵色一肅,說道:“二哥,二嫂,和你們說件事兒,恒嶽派今年收取弟子,家族有三個推薦名額,分到我這裡有一個。”

鐵柱父親一怔,失色道:“恒嶽派?可是那個全都是仙人的恒嶽派?”

中年漢子一笑,點頭說道:“二哥,就是那個仙人門派,咱們家族在附近也算望族,有推薦資格,我家小子你也知道,讀書不行,舞刀弄劍倒是擅長,我琢磨著仙人不大會收我家小子,這名額珍貴,我看鐵柱從小就聰明,喜好讀書,說不定能行。”

鐵柱母親喜極,急忙說道:“老四,這…這…”

中年漢子摸了摸鐵柱腦袋,說道:“二哥,二嫂,我看這事就這麼定了吧,讓鐵柱去試試,要是真被收取了,那就是他的福分。”

鐵柱迷惑的望著父母與四叔,他有些聽不懂他們說些什麼,仙人?什麼叫做仙人?鐵柱猶豫了一下,輕聲詢問。

中年漢子麵色嚴肅,望著鐵柱,說道:“鐵柱啊,仙人就是可以在天上飛來飛去,他們每一個人都神通廣大,不是我們凡人可以琢磨的。”

鐵柱懵懂間,對仙人有了一絲好奇。

鐵柱父親激動起身,拉著鐵柱他娘對中年漢子就要鞠躬,中年漢子連忙把他們扶起,誠懇的說道:“二哥,你這是做什麼。我娘死的早,要不是二孃小時候照顧我,我也不可能有今天,鐵柱是我侄兒,我這麼做是應該的。”

鐵柱父親感慨流淚,重重的拍了拍中年漢子,點了點頭,隨後疾言厲色的對鐵柱說道:“王林你記住,以後無論如何,都不要忘記你四叔對咱們家的恩惠,否則我就沒你這個兒子!”

鐵柱內心一顫,他雖然對仙人還是懵懂,但卻從父母的表情中看出他們對此事極為重視,於是跪在四叔麵前,重重的磕了幾個響頭。

中年漢子拉起鐵柱,贊賞的說道:“好孩子,你這幾天收拾一下,我月底來接你!”

旁晚,鐵柱早早的睡下,耳邊還能聽到院子裡父親與四叔的聲音,父親今天很高興,很少喝酒的他,說什麼也要和四叔喝上幾杯。

“仙人?到底是什麼?”鐵柱內心很興奮,他幼小的心靈隱約知道,這將是自己的一個機會,一個可以去外麵世界的機會!

第二天一早,四叔離開了,鐵柱的父母拉著他一直送到村口,在回來的路上,鐵柱清晰的看到,父親似乎一下子年輕了很多,看向他的眼神,也充滿了期望。

這種期望的眼神,要比之前讓他去縣裡大考時,濃重很多。

小山村內根本沒有秘密可言,就是一隻狗生了幾個崽子也能在瞬間傳遍全村,很快全村的人都從鐵柱母親嘴裡知道了這個訊息,紛紛來訪,每個人的眼神看向鐵柱時都不同,有羨慕,有嫉妒…

“王家生了個好娃,人家被恒嶽派收為弟子了。”

“鐵柱這孩子我從小看他長大,這孩子打小就聰明,這次又成為恒嶽派弟子,以後定有大出息。”

“鐵柱有本事,以後出息了可別忘記咱們村,多回來看看啊。”

諸如此類的話,紛紛湧入鐵柱耳中,漸漸的說成了他已經成為恒嶽派弟子一般,父母每次聽到,都笑的合不上嘴,臉上的皺紋似乎都少了很多。

每當鐵柱獨自走在村內,所有看到他的村民,都熱情的拉著他問來問去,更有甚者甚至當著自己孩子麵,把鐵柱當成榜樣,訓導一番。

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,鐵柱成為恒嶽派弟子的訊息迅速傳開,周圍十裡八鄉的村民,都陸續的前來道賀,他們的主要目的是看一看鐵柱。

每個人來時,都會準備禮物,鐵柱父母推脫不掉,也就收下了。不過在這些人離開時,他們都會為其準備一份重重的回禮,按照鐵柱父親的話說,咱家的娃兒以後那是高高在上的仙人,不能讓他欠下這麼多人情債,所有來訪的村民,咱都給他回禮。

此時,王氏家族的族人,也漸漸知道老四把自己娃的名額讓給鐵柱的事情,紛紛陸續前來道喜。

對於自己家族的族人,鐵柱父親極為重視,這些人裡有很多是之前瞧不起他的,更有多年前把他逼出家族的,現在這些人一個個前來他家,讓他感覺一下子多年的憋屈一掃而空。

他和鐵柱他娘商量一下,準備好好招待一番,於是花了大價錢,請村裡的教書先生寫下請帖,送往族內。

教書先生說什麼也不收錢,隻是要求鐵柱必須要承認,他從小就在自己這裡念書,對此鐵柱沒啥說的,這本就是事實嘛。

請帖送到後,王氏家族族內大部分親戚都來慶祝,由於來人太多,鐵柱他爹把招待地點選在了村子中心的廣場,擺下數百桌宴席。

村子的居民自行幫著招待,相互交談之時無不對鐵柱贊嘆有佳,誇獎不已。

至於鐵柱他爹,則是帶著老婆孩子親自在村口迎接,為鐵柱一一介紹親戚身份。

“這是你三祖父,當初爹離開家族,你三祖父暗中幫襯了不少,鐵柱,你以後要記的報答。”鐵柱父親攙扶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,對王林說道。

鐵柱連忙乖巧的應諾,老人望著鐵柱,感慨道:“老二啊,時間真快,你家娃娃都這麼大了,你這娃很好,比你有出息。”

鐵柱父親滿麵紅光,笑道:“三祖父,鐵柱這孩子從小就聰明,指定是比我強啊。您老慢點走,孩兒他娘,扶著三祖父過去。”

鐵柱母親連忙上前,攙扶老人走向宴席。

看到老人走了後,鐵柱他爹哼了一聲,對鐵柱說道:“這老傢夥,當初看不上你爹,非要把我逼走,現在鐵柱你出息了,又來道喜,這親戚啊,就是這樣。”

鐵柱懵懂的點了點頭,問道:“爹,四叔今天來麼?”

鐵柱父親搖頭道:“你四叔傳來信兒,他在外地回不來,等月底接你時才能趕回。”

這時,又有馬車奔行而來,在村口停下後,走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,他望瞭望鐵柱父親,輕嘆一聲,說道:“老二,恭喜。”

鐵柱父親麵色復雜,許久後說道:“大哥…”

老者目光一掃,望著鐵柱,微笑道:“老二,這就是你家小子吧,不錯,這次說不定真能被選上。”

鐵柱父親眉頭一皺,隨後舒展開,說道:“鐵柱這孩子沒啥優點,就是打小聰明,願意讀書,這次指定是會被選上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,仙人門派收取弟子,要求非常嚴格,講究有沒有仙緣,我看這小子傻頭傻腦的,去了也是白搭。”一個傲慢不遜的聲音悠悠傳來,從馬車上走下一個十六七的少年。

少年相貌俊美,劍眉星目,麵如冠玉,眼中露出輕蔑之色。

鐵柱父親怒目而視,王林則深深的看了對方一眼,沒有說話。

老者麵色一肅,喝道:“王卓,怎麼這麼沒有禮貌,這是你二叔,這是你弟弟王林,還不見禮。”說完,他又對鐵柱父親說道:“犬子說話難聽,老二你別介意,不過…”說道這裡,他話鋒一轉,又道:“不過老二,這仙人收徒,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,需要講究緣分,這次是恒嶽派道虛上仙看重了犬子,這才對我王氏家族感興趣,給了包括犬子在內的三個名額。”

鐵柱父親哼了一聲,說道:“你家娃既然能行,我家娃,一定也會被選中!”

少年恥笑,根本就不在乎老者的喝斥,蔑視道:“你就是二叔吧,我勸你還是別往好了想,這修仙體製不說萬中無一也差不多,這傻小子不可能和本少爺比,本少是被仙師內定的弟子,他能比麼?”

老者臉上得意之色一閃而過,又訓斥了幾句,對鐵柱父親一抱拳,帶著少年走向宴席。

“鐵柱,不要有壓力,要是真沒被選上也不算啥,明年去縣裡大考也是一樣。”鐵柱父親憋了半天氣,許久後才緩舒出來,語重心長的說道。

王林目光堅定,低聲道:“爹,你放心,我一定能被選中!”

鐵柱他爹溫和的拍了拍兒子肩膀,眼神中露出期望的目光。

又陸續迎接了不少親戚,鐵柱父親最後帶著他回到宴席,此時高朋滿座,場麵熱鬧非凡,眾人相互慶祝,熙熙攘攘。

“族內的親戚們,父老鄉親們,我王天水沒啥文化,不會說什麼詞兒,但是我今天高興,我家娃這次有機會被恒嶽派選中弟子,是我這輩子最高興的事兒,我多了也不說了,感謝各位來我這兒道喜,謝謝了!”鐵柱父親大聲說完,端起酒杯一乾二凈。

“老二,你家娃娃從小就聰明伶俐,一定能被選中,和王卓那孩子一樣,成為仙人。”

“二哥,你有鐵柱這孩子,這輩子算不白活了,以後等著享福就行了。”

“鐵柱,給你爹爭口氣,這次無論如何也要進入恒嶽派。”

場麵一時間大為錦繁,慶祝聲四起,不過暗地裡,也有很多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態,比如王卓的父親,就是如此,他表麵上恭喜,內心卻從來都瞧不起這個二弟,對他的孩子就更是如此,他望瞭望自己家的小子,又看了看鐵柱,內心頗不以為然,心道老四這次把名額讓出,雖然出乎自己預料,但隻要那些仙人不是瞎子,就不可能選中鐵柱。

人生百態,此間眾人一一可見,鐵柱父親拉著鐵柱,挨個桌子敬酒,為他介紹一個又一個陌生的親戚。

這一天,鐵柱的父親喝了很多酒,他從來沒有這麼風光過,一直到很晚,親戚陸續離開。臨走時,少年王卓依然還是那副瞧不起的表情,趁人不注意在鐵柱耳邊輕聲道:“傻小子,你不會被選中的,你沒有那塊料。”

說完,他輕蔑的一笑,隨著他父親離開了。

回到家中,鐵柱躺在床上,內心暗自決定,無論如何,也要被選中!

半個月匆匆而過,這一天,鐵柱四叔趕著馬車來了。

鐵柱父母連忙把他迎入房內,中年漢子洗了把臉,匆匆說道:“二哥,二嫂,這次不能待時間長,我接上鐵柱馬上離開,明天一早恒嶽派就要來接人了。”

鐵柱父親一怔,臉上露出一絲不捨之意,果斷的說道:“行,鐵柱,跟著你四叔走吧,你…你若是被選中,就踏踏實實的在恒嶽派,若是…若是沒被選中,不要有任何負擔,回到家裡來。”

鐵柱不捨的望著父母,重重的點了點頭,他母親從房間拿出個包裹,愛憐的說道:“鐵柱,出去要聽四叔話,不要惹事,外麵不比家裡,遇事多忍讓,娘給你準備了幾件新衣服,還有你最愛吃的烤甘薯,娘會想你的,要是沒被選中,就回來…”鐵柱他娘說著說著,眼淚就流了下來。

鐵柱從小到大,都沒有出過村子,這次,是他第一次離開。

四叔在一旁感慨,說道:“鐵柱,給你爹孃爭口氣,一定要被選中。二哥,二嫂,家族幾天後會有大型歡慶席,今天著急,我明兒來接你們一起過去,家族的三個被推薦上去的娃娃,那時就有結果了。”

說完,他拉著鐵柱匆匆上了馬車,抽了馬匹一鞭子,揚長而去。

鐵柱的爹孃,一直望著飛快消失的馬車,淚流不止。

“他爹,鐵柱從來沒離開過咱們身邊,這次他出去會不會受欺負。”鐵柱他娘咬著下唇,眼中露出不捨。

“娃娃長大了,自有他們的福氣…”鐵柱父親拿起煙袋,深深的吸了一口,臉上的皺紋,一下子又多了不少。轉碼失敗!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!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