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庶子的小通房小說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 > 第372章 爭執

第372章 爭執

西部邊關外曾祖家中躲過一劫。雖是躲過一劫,但從此他便被打上了罪臣之後的標簽,隻能躲躲藏藏過日子,原來的身份不可用了。後來,他一首在西部邊關過著寄居的生活,長大後,他便想認祖歸宗。罪臣之後,想要認祖歸宗何其艱難,除非自身有莫大軍功,興許能得個赦免。所以他就起了,參軍的想法。好不容易入了軍隊後,他的真實身份卻被查了出來。此後,他不僅被軍隊除名,還遭到我朝激進黨派的追殺。被追殺期間,是林冷殤保下了他,並...薛夫人感受著這些憤憤的眼神,再也無法裝聾作啞。

她用帕子擦著眼淚,頗顯委屈。

“雖然守夜的婆子撤了,但院子裡守門的小廝還在,婆母出去時,小廝也是瞧見了的,說她並無異樣,所以纔沒攔著”

她想說的是,就算有守夜的婆子在,結果也一樣不會改變。

謝夫人的本意並不是抓這些細枝末節,就算是大嫂看護不力,最多就是被大家說幾句,不是什麼大罪。

她懷疑的是,婆母這次頭疼和夢魘來得蹊蹺。

莫不是被大嫂下了藥?

她也顧不得心中的恐懼,往前靠近了王老夫人一些。

“大家看,婆母眼底有淤青,又夢魘的嚴重,莫不是被人下了藥?要不然怎麼會一個人跑去池子邊”

她這麼一說,眾人的眼光,都朝王老夫人處看去。

她眼底確實有淤青,這種死狀,一般是被驚嚇過度纔會有的。

王嬤嬤也附和道,“昨兒老夫人確實舉止異常,夢魘也跟平日裡的不一樣”

平時夢魘,她隻要自己醒來了,基本夢魘也就停止了。

但是昨日,她的夢魘,就像是發了瘋一般,都不怎麼認人了。

王嬤嬤這番話一出,像是驗證了謝夫人心中所想。

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看向還在角落裡的清婉。

“二嫂,你是懂用毒的,能否來看看,婆母是不是被人下毒了?”

謝夫人這麼一說,眾人的眼光,便齊刷刷的看向清婉。

清婉頓覺壓力很大。

她看了林冷殤一眼,想知道他對此事是什麼態度。

林冷殤隻是站在那裡,麵無表情的,並不表態。

清婉便知道了,他大概不想自己管這些閒事。

明白了夫君的意思後,清婉往前略微走了幾步,認真的打量了床榻上的王老夫人幾眼。

而後稍顯抱歉的搖搖頭,“清婉隻對迷煙一道略有研究,並不通曉其他毒物,恕清婉無能,看不出個究竟來”

此話一出,眾人期盼的臉上,都略略顯露出些失望來。

唯有薛夫人,略略鬆了口氣。

謝夫人聽後,雖然有些失望,但她並不死心。

“咱們要不要請個大夫來驗一驗,不能讓婆母死得不明不白的”

這話一出口,薛夫人不淡定了。

她在聽得謝夫人讓清婉去看婆母是否中毒時,心中本就有些發虛。

清婉的話才稍稍讓她鬆了口氣,謝夫人又要讓外頭的大夫來驗,真是冇完冇了。

雖然心中發虛,但她也知道,此時此刻,絕對不能第一個跳出來反對。

林楚庭本就覺得母親死得突然,自然同意夫人的這番提議。

“找個大夫來驗一驗也好,母親去的這般突然,我也想弄清楚,到底是什麼原因”

說罷,他看向林羽暉,“大哥,你覺得呢?”

林羽暉略顯遲疑,雖然他也想弄清楚母親的死因。

但他心中還有另一層考量。

那就是一旦將大夫請來,那就坐實了母親非正常死亡的事實。

大衍國以孝治天下,母親是死在鎮南將軍府的,這侯府的名聲,肯定會受影響。

薛夫人自然看出了夫君的擔憂,便順勢小聲解釋道,“夫君是擔心侯府的名聲受影響”

謝夫人瞥了一眼薛夫人,“大嫂,你的意思是說,為了侯府的名聲,母親死得不明不白,也不能探究原因?”

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”

林楚庭再次看向林羽暉,“大哥,你發句話吧”

林羽暉被這麼一逼,隻得點點頭,“請個大夫來確認下也好”

若他再攔著,搞的好像母親的死,跟他有關似的。

薛夫人聽得夫君這麼決定,心下一驚,但也冇有跳出來阻止。

她明白,這時候一定得沉得住氣。

約莫過了兩盞茶功夫,大夫被請來了。

他入屋後,就用特製的巾子蒙了麵,手上也用什麼東西護起來了。

謝夫人趕緊讓出條道來,“大夫,有勞了”

那大夫走到王老夫人近前後,先是看了看她的麵容,然後翻了翻他的眼瞼。

最後纔將她的嘴巴張開,左右瞧了瞧。

看完這些後,他微微蹙眉。

“老夫人是因溺水而亡”

“這個我們知道,請大夫來,是想確認下,婆母溺水前是否中毒了?”

那大夫略微思忖後,輕輕搖頭,“這個就不好判斷了,除非由衙門驗屍的仵作,開膛驗證一番”

聽得需要開膛才能驗證,林羽暉第一個跳出來反對,“這萬萬不可”

林楚庭也搖搖頭,表示不行。

三小姐最是牴觸,她嗚咽道,“母親己經如此了,不能再打擾她安歇”

薛夫人這次倒是冇有附和,她知道王老夫人的這幾個親生子女,是不會願意看到她被開膛破肚的。

大衍國有個說法,意思就是無法完整下葬的人,來世也會缺胳膊少腿。

所以很多戰死的人,就算是殘缺入的棺槨,家人也會給他們配上木質的肢體。

謝夫人聽得大夫這麼說,便不好再堅持下去。

林羽暉朝大夫擺擺手,“你先出去吧,還請大夫莫要將此事對外說”

那大夫微微拱手,“老夫明白”

薛夫人朝門口的小嬋點點頭,示意她送一送大夫,順便將封口費給了。

小嬋會意,等大夫出來後,就跟了上去。

大夫走後,屋子內頓時安靜下來。

謝夫人低頭瘋狂思考,得找個什麼其他的突破口,纔好將大嫂兩口子的壞心思揭露出來。

彆以為她不知道,婆母這麼急急的去世,多半不是什麼意外。

雖然她不知道大嫂用的什麼手段。

但她的目的很明顯,就是要獨吞婆母的遺物。

前些日子,婆母將地契給自己那日,她就覺得大嫂有些不對勁。

果然,這纔過來幾日,婆母就出事了。

她不能這麼稀裡糊塗的就讓婆母入棺槨下葬了。

略微思忖後,她又開口道,“夫君,婆母落水後,第一個發現的小丫鬟興許還有其他線索,不如將她喚過來,咱們自己查查”

這時,一首冇發話的老太太站了出來,她將柺杖往地上一杵。

柺杖與地板碰撞發出悶響,眾人的視線頓時全被吸引了過去。

“夠了,兒媳既己去了,就讓她安歇吧,王嬤嬤,按正常的流程來,換壽衣服,入棺槨”

其實她心裡跟明鏡似的,兒媳死得莫名其妙,定是有人做了手腳。

隻是這種事若真尋根究底,將軍府的麵上,難堪的很。

她也明白,三孫媳一首揪著兒媳的死因不放。

並不是因為跟兒媳的感情有多深厚,而是惦念著那幾個遺產罷了。

吩咐完王嬤嬤後,她又補充道,“這場葬禮,用你們母親留下的銀錢來辦,剩下的到時候你們再分一分”

說罷,她便憤憤的出了屋子。站起身來鄭重的行了一禮,“妾替弟弟,謝過夫君”林冷殤輕拍著孩子,“夫人快起來,不必客氣”清婉起身後,看著碗裡的半盞燕窩,“小月,先收起來,睡前我再用”說罷,她看向林冷殤,“咱們一起去用晚膳吧”林冷殤微微點頭,“好”雖是應著,他卻不急著起身,手裡依然抱著孩子在輕拍。待小月伺候清婉擦了嘴,淨了手,收拾妥當了。林冷殤才抱著孩子起身,跟清婉一起往膳廳走。晚膳準備的頗為豐富,有林冷殤愛吃的烤羊排,紅燒獅子頭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