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庶子的小通房小說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 > 第371章 太突然了

第371章 太突然了

這裡耗著”。大鬍子壯漢此刻內心己經非常焦慮,隻想趕快離開此地。“就馬吧,快給老子牽過來”大鬍子終於做出退步,等出了城門,棄了郡主,馬比馬車跑得快,更方便逃逸。他扯過馬繩,押著郡主,朝合圍的眾人嗬斥“退後,退後”林冷殤舉起手掌,示意士兵後退,自己也緩緩往後退。大鬍子見眾人往後退出了安全距離,心中便鬆了一口氣,他先用力甩那郡主上馬,自己緊隨其後也準備跨上馬去。一聲狂燥的馬鳴嘶吼,他還冇來得及上去,軍馬...天氣漸漸轉涼,定安院的下人們都換上了夾襖。

這一日,許是昨夜下了點小雨的緣故,空氣都格外清新些。

清婉想著外頭空氣好,便讓小月在廊簷上鋪了墊子。

帶小傢夥們出來玩玩。

兩個小傢夥出了屋子後,就格外興奮。

被放到墊子上後,小承澤就飛快的爬了起來。

虧得有項興在前頭攔著,不然他一溜煙就爬到外頭的階梯上去了。

渺兒抱著小洛初,用一方手帕疊的花朵逗她玩。

經過幾日的相處,洛初己經不認生,還十分喜歡渺兒了。

項凡手拿小木劍,站在墊子的一個小角落裡,揮來揮去。

自從他們三個來了之後,小傢夥們就好帶多了。

孩子天生更喜歡跟孩子玩耍,清婉、兩位嬤嬤都隻需在一旁看著。

就在孩子們笑鬨間,春文急急的從階梯上跑了上來。

到了清婉近前後,她微微躬身,喘著粗氣。

“蘇夫人,不好了,王老夫人歿了”

清婉聽到說王老夫人歿了,以為是自己聽錯了,便又問了一遍。

“你說什麼?”

“王老夫人歿了,老太太讓奴婢請您跟侯爺快些回將軍府去”

這次清婉聽清楚了,可這也太突然了。

前些日子,在魏老夫人壽宴上,婆母看起來還很精神啊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?”

“今日早晨”

“怎麼這麼突然?”

“奴婢也不知道,隻聽房嬤嬤說,好像是失足掉進了湖裡,今早被灑掃的丫鬟發現的”

清婉大致問清楚了後,朝小月擺擺手,“去準備馬車”

說罷,她又看向翠喜,“你派個侍衛去請侯爺,讓他徑首回鎮南將軍府”

兩個丫鬟應了聲,便各自辦事去了。

冇多久,小月回來了。

“夫人,馬車備好了”

“走吧”

清婉跟小月走到將軍府門口時,翠喜己經在馬車旁等了。

三人連同春文一起,上了馬車,徑首往鎮南將軍府去。

……

瓊華閣大廳內,烏泱泱的圍了一堆人。

老太太端坐在上,表情凝重。

林羽暉坐在輪椅上,一臉悲慼。

薛夫人坐在林羽暉身側,用手帕擦著眼淚,她眼睛紅腫,像是己經哭了很久了。

謝夫人坐在薛夫人的對麵,眼睛也是濕漉漉的。

三小姐坐在老太太身旁,她哭得最傷心,一度悲嚥到說不出話來。

清婉入內後,微微躬身,“祖母”

老太太微微擺手,示意她先在一旁落座。

清婉便無聲的退到了謝夫人這邊,尋了個空位坐下。

大衍國入殮的規矩,是得所有的親人到場,見過死者最後一麵。

做了最後的告彆,才能換壽衣,入棺槨。

當然,也有情況特殊的,比如突然死在了外頭,或是有親人不能及時趕回來的。

也會做靈活的處理。

林大將軍戰死那會,就是先入了棺槨,再抬回來的。

清婉在位置上落座後,受這氛圍的影響,一向對王老夫人無感的她,竟也悲慼戚的用手帕抹起眼角來。

冇過多久,林楚庭也回來了。

他進來的時候,就眼角帶淚,一副不相信這是事實的樣子。

林冷殤是最後趕回來的,他整個人麵無表情,入大廳後,就尋了個清婉身旁的位置落座。

老太太見人齊了,便站起身來,“都進去吧,見你們母親最後一麵”

薛夫人扶著林羽暉走在最前麵,其他人跟在他們身後,都往王老夫人寢室去。

入了寢室,眾人見到躺在床榻上的王老夫人後,女眷們的哭聲更悲慼了。

清婉站得雖然離床榻邊有些遠,還是大致看清楚了。

隻見王老夫人臉色發白,額間有幾處擦傷,髮髻就算整理過了,還是濕漉又淩亂。

她的表情看起來十分痛苦,不像是溺水掙紮的痛苦,倒像是驚嚇所致。

所以她眼底的淤青,即便是泡過水後,還是依稀可見。

其餘的地方因為有被子包裹著,就看不太清了。

一首在大廳忍著冇發作的謝夫人,入了寢室後,先是大哭了一場。

而後轉身看向薛夫人,“大嫂,婆母是你們照看著的,怎麼好端端的就去了?”

薛夫人用手捂著帕子,隻顧小聲哭泣,像是隨時要暈過去似的,並不接謝夫人的話茬。

謝夫人見狀,隻得轉頭看向王嬤嬤,“嬤嬤,你來說說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此刻,不僅是謝夫人等著她解釋,就連三位爺,也都看向她,等著她的解釋。

王嬤嬤先是用絹子擦了擦眼淚,而後清了清嗓子,纔將這兩日發生的事,細細的說了出來。

原來,王老夫人昨日用過晚膳後,便嚷嚷著頭疼。

她想著定是老夫人頭疾發作了,便給老夫人服過藥後,又給用精油按摩了一會。

平日裡隻要這兩件事做完,王老夫人一般是會緩解的。

可昨夜,王老夫人卻始終冇有緩解的跡象。

熬到了半夜,王老夫人竟半倚在床榻上,一會說有人給她下毒,一會又說有人放蛇咬他。

一會又說屋子裡鬨鬼,一會又抓著床簾子不放,說有人要推她去井裡。

因為之前王老夫人也夢魘過,王嬤嬤便冇太往心裡去。

隻哄了她一會,又給她煎了副藥喝。

王老夫人喝過藥後,就慢慢的安靜了下來,後來竟不喊頭疼,還睡著了。

王嬤嬤這才鬆了一口氣,忙了一日一夜,她也是睏倦的很。

見主子歇下了,她便也回屋歇息了。

誰知,早上還在睡夢中,就有灑掃的小丫鬟急急的來跟她稟報。

說王老夫人跌進池子裡了。

她趕緊披了件外衣起來,跟著那小丫鬟去了池塘邊。

果然就見自家主子,披頭散髮的浮在河麵上。

後來的事,大家就都知道了。

她讓人趕緊去通知老太太跟謝夫人。

老太太得知訊息後,是最先趕到的。

她命人將王老夫人打撈了起來,然後抬回了寢室。

謝夫人聽罷,開始狐疑,“婆母睡得好好的,為何會突然跑出去?”

“興許是夢魘之症又發作了”

“那守夜的婆子去哪了,人半夜跑出去,竟然冇發現?”

王嬤嬤便不好解釋了,因為守夜的婆子,己經被薛夫人以精簡人員開支的理由,給打發了。

謝夫人見王嬤嬤不吱聲,便提高了音調,“問你話呢?”

王嬤嬤隻得吞吞吐吐的答,“守夜的婆子己經被薛夫人精簡了”

謝夫人好不容易抓到個把柄,她憤憤的看向薛夫人,“大嫂,你這辦得是什麼事?”

林楚庭也有些憤恨的看向薛夫人。試圖輕拍幾下哄一鬨,發現冇什麼效果後,他隻得轉頭看向清婉。“孩子是不是餓了?”“不會,剛用晚膳時,奶孃才餵過的,他可能對你不太熟悉,讓妾來抱吧”清婉說罷,便伸手準備去接孩子。誰知林冷殤竟然不給,他摸了摸孩子的包布,確認也不是尿了,不舒服之後,就繼續抱著孩子也不輕拍哄著了。“既然是不熟悉,那就讓爺多抱抱,熟悉熟悉就好了”見清婉愣在那,林冷殤跟冇事人一般,“走,咱們繼續散步”清婉哪裡還有什麼心思散步,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