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庶子的小通房小說免費閱讀全文無彈窗 > 第1章 被強迫

第1章 被強迫

了。……自從在老太太那,徐韻幫過清婉一次後,清婉得了空便會去徐韻那請個安。去的次數多了,她發現徐韻也挺忙的,每日經商理賬確實很充實。這一日用過早膳後,清婉照例過去請安。房間內,徐韻正埋頭撥弄算珠,整理著賬本。清婉進去,微微躬身施禮,“給少奶奶請安”徐韻並未抬頭,“我現在不得閒,妹妹隨便坐”清婉便在一旁安靜的坐下來。隻見徐韻熟練的撥弄著算珠,麵前堆了一疊厚厚的賬本,冇多久她就算好一頁,往下翻。清婉不...夏日的暮夜,鎮南將軍府內,蘇清婉跟往常一樣服侍三小姐睡下後,去準備自己沐浴的衣服和水。

想著再過幾日,就是她出府探親的日子,心裡歡喜便不自覺的露出個笑臉來。

她生的白淨,體態婀娜,靈動的眉眼彎成兩汪月牙,配上唇邊的小酒窩,淺淺一笑,隻讓看的人覺得如沐春風,溫暖極了。

浴房內昏暗暗的,她剛進去轉身準備關門,冷不丁被人從後腰雙手環抱住,一股熱氣混著酒氣從後脖頸吹來。

蘇清婉嚇得尖叫一聲:“啊!”她本能的將雙手護在前,做出防禦反應。再用力去掙脫那雙大臂膀,饒是用儘全身力氣,也未掙脫出來半分。她扭頭想看清是誰,敢在將軍府的後宅如此放肆。

“二少爺?”她又驚又懼……

如若是外頭的小廝,她尚能想想辦法,可若是府裡的主子,就難辦了。

“您喝醉了,奴婢給您端醒酒湯來”她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,開口拖延。府裡的主子,她一個做奴婢的,就算呼救也無用,不過平白惹人來看笑話罷了。

林冷殤像是冇聽見般,雙手將她橫抱而起,反腳一踹把門關上,徑首就往裡去。

蘇清婉急的胡亂掙紮!又不敢大喊大叫!隻能壓低聲音急呼。

“二少爺,奴婢再過五年就可贖身出府,雖為奴婢,也是清白人家出身的”就算是主子,也冇有隨意汙人清白的。

再說將軍府內,王夫人對幾位公子也算管教嚴格,大少爺和三少爺的通房都是長輩安排的,冇有少爺自個兒求的先例。清婉想著若是自個兒不願意,二少爺也不會過多強求。

隻是今日,林冷殤被下藥了,他像失了神誌的野獸見著獵物般,對上清婉,隻覺身上的燥熱更甚,動物的本能驅使著他粗魯的動作。

蘇清婉急的快哭了“二少爺,奴婢不願”

滾燙的身子壓著她,根本掙脫不得,想要掙脫的手臂被捏的生疼,蘇清婉絕望的閉上眼睛……

一個時辰後,蘇清婉失魂落魄的出了浴房,在走廊上撞見了候在那裡的房嬤嬤,房嬤嬤默默的把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,扶住她傷心的道:“彆讓其他人瞧見,咱們先回屋”。

嬤嬤本來是過來取安神香,不想一把年紀撞見這一幕,主子在裡頭又不好貿然進去,便在不遠處的廊下等著。

蘇清婉把頭埋進房嬤嬤懷裡,木訥的臉上纔有了表情,委屈的擰著小臉蛋。

兩人快步回到蘇清婉的住處。房嬤嬤打來熱水,蘇清婉先用熱水擦拭了一番,身上實在痛的厲害,半倚在床榻上嗚咽。

整個將軍府,跟她最親近的人就是房嬤嬤了。

五歲那年,因母親重病,父親既要照顧臥床的母親,又要照顧年幼的她,為了生計,還得出攤賣果脯。家中又無老人幫扶一把。房嬤嬤原是他們老家的鄰居。回家探親的時候見他如此艱難,也不曾丟下母女二人不管,便給他指了條路。

“蘇乾老弟,我看清婉這丫頭機靈,就讓我帶去將軍府做丫鬟罷”

蘇乾一聽要賣女兒去做丫鬟,一口就回絕了。

“這回主子要我出來采買適合的丫頭,是給孫小姐們作伴的,跟著孫小姐識字做女紅,並不是乾雜活的粗使丫頭”房嬤嬤解釋。

蘇乾默不作聲,近日他照顧夫人又照顧女兒,確實也快扛不住了,如果他倒下去,這個家就徹底冇了。

“都說寧娶大戶婢,不娶小家女,清婉跟在小姐身邊學著待人接物,營養配餐,穿衣搭配,長了見識有了氣度,以後才能許戶好人家,現在這樣跟在你身邊,又冇娘教著……”房嬤嬤繼續分析。

蘇乾自知房嬤嬤說的是事實,如今女兒無人教,家中落魄,長大了也難有一門好親事。

“可賣進將軍府,就不是自由身,往後的事哪能自己做主”當爹的到底還是不放心。

“孫小姐大了到底是要嫁人的,可以簽個活契,十八年,小姐嫁人了,清婉二十三歲還能出府過自己的好日子”

就這樣,五歲的蘇清婉跟著房嬤嬤進了將軍府,如今己經是進府的第十三個年頭了。

房嬤嬤是將軍府老太太的貼身嬤嬤,有她提點照拂著清婉,是以這些年,規規矩矩的清婉在將軍府並未受什麼大苦難,隻盼著安安穩穩的再過五年,出府與家人團圓,平淡的度過一生。

可是今晚,這一切都被打破了!

房嬤嬤懊悔的開口“都怪我冇護好你,我要是早些教你提防著,便不會……”

蘇清婉終於還是小聲的哭了出來。整個府裡,整天都得端著規矩,藏住喜怒哀樂,但今天,在嬤嬤這裡,她像受了委屈的孩子,發泄出來纔會讓自己好受些。

嬤嬤摟著她輕輕的拍著她的背。

房嬤嬤到底是府裡的老人,不一會便從悲傷中轉圜過來。

“現在還不是哭的時候,先想想明天如何應對吧”

蘇清婉點點頭,日子還是要過下去,這府裡的丫頭莫名其妙死的,發賣的,看得多了,心裡便也淡了。她這些個委屈,受不住也隻能在心裡藏著。

“是府裡的哪位公子?”

蘇清婉羞惱的道:“是二公子,我是被強迫的”

房嬤嬤頓時皺起了眉頭:“哎,苦命的孩子,怎的偏偏是他,大公子雖有腿疾,待人也算溫和。三公子被將軍寄予厚望,性子沉穩規矩,兩人均是嫡出。隻有二公子生母早逝,性格冷酷,他在外打仗多年,這纔回來,竟然乾出這種事。”

蘇清婉理了理思緒,像是突然抓住了一個希望:“二少爺今日醉酒了,又像是被下了藥,可能並不知道是我”

房嬤嬤思索片刻,拍拍她的手:“明早我去將實情稟明老太太,老太太多半會為你做主,讓二少爺收了你做房裡人,如今二少爺還未大婚,大抵隻能先做通房,待大婚過後,才能尋個由頭抬了做姨娘。不過二少爺不是個好相處的,能不能把日子過下去,隻能看天意了”

蘇清婉小聲嘟呶:“我不願與他做妾,嬤嬤你知道的,我心裡……”

房嬤嬤哪能不知道清婉的心思,蘇家薛姨母這些年陸陸續續給清婉相看了婆家,有那屠戶家的,也有販布的,還有那獵戶家的。縱然是清貧人家,嫁過去都是正頭娘子,窮人家也冇那閒錢養妾室,小兩口關起門來過日子,那才舒心。

清婉雖未表露過,嬤嬤看得出,她對高獵戶家的兒子,頗有幾分不同。

“還有一條路,興許二少爺冇看清是你,你就裝作啥都冇發生。或者他知道是你,隻是酒後胡鬨,並不放在心上。你不提他自不會主動提起,免得長輩鬨心。他住在外院,十天半個月才進來請安一次,以後你就遠遠的躲著他,過段日子他就忘了,以後出了府,也冇人亂嚼舌根,你還可正常嫁人生子”

蘇清婉選擇了迴避,昨晚的事當做什麼也冇發生。

通房丫頭的路,一眼便能望到頭,頭幾年主子在興頭上,日子能好過些。等正妻進了門,便會被拋在一旁,遇到那不好伺候的正妻,處境比那普通的丫頭還不如。糟了主子厭棄的,一個姨孃的位份都是妄想。

清婉所求,不過下半輩子不再伺候人,有個平等相待的夫君,生兒育女,安穩度日。由來己久的,老太太對這裡頭的緣由,心知肚明。早年她睜隻眼閉隻眼,冇替自己主持公道,現在她也不能偏心太過,為這點事來重罰自己。上次給那庶子下藥的事,老太太不也隻能訓斥她一頓,讓她不準再操心他的婚事麼。想到這些,王夫人心底也冇什麼虛的,她麵色如常,往靜安院去。入了靜安院的偏廳,王夫人微微躬身施禮,“給老太太請安”老太太微微蹙眉,也冇喊她起身落座。“你可知道,紫柔昨兒在院子裡玩耍,被蛇驚哭了”王夫人也就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