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驚!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> 第241章 您的快遞已送達!

第241章 您的快遞已送達!

痕跡。”許南歌涼涼道:“不是他手機錄的音,是李浩軒。當時他看到死者倒在地上,故意將手中東西散落一地,其後,他報警時是從地上摸起來的手機……”當時她沒覺得不對勁。畢竟錢都灑落一地了,手機掉在地上也沒有什麼可奇怪的。直到用排除法,確定是李浩軒後,這些細節才慢慢彌補上。能讓李盛全提前錄音的人,一定是他信任的人。李盛全那種人,唯一能信任的,也隻有兒子李浩軒。李浩軒不知道用什麼騙他錄了音,接著把自己手機放在...在電話剛剛撥通的時候,對方就直接結束通話了。

接著發來了訊息:【別打電話,孩子剛睡著。】

許南歌:??

孩子?

她有點懵。

本來以為設局的人應該是什麼心思陰沉之人,肯定是存著算計,可這怎麼還突然冒出來一個孩子?

而且她腦子裡頓時出現了一個手忙腳亂的女人……

她回覆訊息:【你是誰?】

對方回覆的很快:【南歌,我都是為你好,聽我的,千萬別離婚!隻有霍北宴纔能夠保護你!】

許南歌皺起了眉頭。

保護?

她在海城這麼多年,的確被李婉如欺負的厲害,可還不至於到了保護的地步吧?

她垂眸,繼續發訊息:【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護。】

對方繼續回覆:【不,你需要,你隻是不知道而已。南歌,我不會害你的,你相信我!我對你隻有善意!】

善意……

許南歌仔細想了想,和霍北宴結婚這件事,是經過了霍老夫人同意的,因此並沒有給她帶來什麼損失。

反而如果是正常人,能夠嫁給霍北宴這樣的頂級豪門,的確是天大的幸事了吧?

她再次詢問:【告訴我你是誰。】

對方:【我不能說。】

許南歌和她開始拉扯:【那你告訴我,你怎麼知道我其實纔是許夫人的女兒?你如果知道的話,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?】

這個人在幾年前,就PS了照片,告訴了霍老夫人,許夫人纔是她媽媽,讓霍老夫人記住了這句話。

可連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,她是怎麼知道的?

對方:【你知道的越晚,對你越好。】

許南歌:?

她滿頭的問號,隻覺得納悶的厲害。

她直接回復了訊息:【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,明天我會離婚。】

對方:【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相信我?】

許南歌:“……”為什麼明明不經過她允許,就搞了個陰謀讓她和霍北宴結婚的是對方,可是對方說的話卻又這麼無辜柔弱呢?!

她都覺得自己像是個壞人!

許南歌繼續發訊息:【你當年是怎麼幫我領的證?】

結婚證日期上的時間,她本人在實驗室裡,根本不可能去領證,況且後來還給霍老夫人說了那麼多話……

所以那個領證的人,絕對不是她本人!

可是有照片……

但是現在化妝技術又這麼厲害,是對方在以假亂真?

許南歌一時間有點搞不清楚了。

對方又給她發訊息:【這個,我簡訊裡說不清楚。但是求求你了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不會害你的!】

又是這種詭異的感覺。

對方用了“求求你了”,顯然心態已經崩了。

許南歌趁機發訊息逼她一把:【今天忘記帶結婚證了,但是明天我和霍北宴約了在民政局離婚。】

對方:【你怎麼就相信我呢?我這種人,根本不可能害人……南歌,千萬不要離婚,不要離婚!】

許南歌盯著手機,【你不說清楚,我不會相信你。】

對方這次沒有及時回覆訊息了,她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問題,足足過了五分鐘後,對方似乎這才下定了決心:【明天上午,我去找你。見到我,你就知道怎麼回事了!】

許南歌皺緊了眉頭。

明天上午……

看她著急的樣子,卻沒有連夜過來,反而是明天上午,這說明……她根本不在海城?

許南歌思索了片刻,回覆道:【幾點?我中午有約。】

她還約了帥大叔,給他餞別呢!

對方立刻回覆道:【我要到十一點到了,到時候我和你聯絡。上午千萬別去離婚!一定要等我!】

許南歌回覆:【好吧。】

放下了手機,她卻睡不著了。

站在陽臺上看著遠方,總覺得有什麼事情似乎在距離她越來越近……明天或許就可以明白領證的真相了,可那到底是什麼秘密呢?

她思索著,身後傳來了動靜。

回頭卻見南靖書從床上起來,拿著一個披肩走到了她的身邊,幫她披在了身上。

暖和的感覺頓時籠罩了她,也讓她那顆心微微暖了一些。

許南歌神色變得柔和:“媽,怎麼還沒睡?”

“可能是第一次和女兒一起睡覺,有些激動吧。”南靖書卻看向了她:“南歌,你真的捨得離婚嗎?”

許南歌沉默片刻:“捨不得。”

南靖書似乎沒想到她會回答的這麼堅決,她就忽然上前一步,摟住了她的肩膀,將她的頭放在了自己的肩窩上。

她的手輕輕拍打著許南歌的後背,聲音柔和的說道:“南歌,愛情是甜的,同時也是苦的。想哭就哭吧,媽媽不會笑話你的。”

許南歌聽到這話,鼻子一酸。

心中忍了許久的壓抑情緒,似乎再也剋製不住,從胸腔裡溢位來。

她微微一愣,想要張口說些什麼,可是開口的那一瞬間,不可控製的發出了一道哽咽聲。

旋即,大顆大顆的淚水滾落下來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。

許是為她無疾而終的愛情。

也許是為她那過去二十二年的委屈……

他沒看到,院子外,街道上,停著一輛黑色的賓利豪車。

霍北宴坐在後座,靜靜地坐著。

司機大氣都不敢喘。

今天霍總整個人情緒都很不對,去了公司後他就將這一週要忙碌的事情都辦完了。

下午沒有回家處理國際事宜,反而也留在霍氏集團。

等到下班後,他也沒回家,而是來到了這裡。

可是又一言不發的盯著許家……

就在司機感覺自己都要憋瘋了的時候,霍北宴的聲音忽然響起:“回家吧。”

司機頓時鬆了口氣。

他啟動了車子,回霍家的路上,透過後視鏡偷偷看向霍北宴,就見老闆閉著眼睛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從來都強勢的老闆,此刻卻讓人感覺到隱隱的……心疼?

車子很快來到了霍家。

霍北宴下車後,就一言不發的往霍老夫人的院子走去。

剛剛走近,卻見到霍家老宅的那個司機正在門口處蹲著,他託著下巴,看起來非常無聊。

隻是在看到霍北宴後,整個人跳了起來:“霍先生,您終於回來了!這裡有您的一個快遞,寄到老家去了!”這個時間,來馬場參加聚會的人們大部分都聚集在休息區聊天,馬場上隻有極個別的人在那裡。許南歌這才滿意的笑了笑。正是今天宴請的主角——許池墨。……這匹馬,她竟然認識……霍北宴和許南歌走過去時,已經有人牽著一匹威武彪悍、威風凜凜的馬兒在那裡等著,那匹馬身上毛髮帶著淡金色,猶如王者般睥睨的瞥著工作人員,眼神裡似乎還帶著不羈。兩人濃情蜜意,你情我愛時,遠處,海城的那群富二代擁簇著京都的那群公子哥們,慢慢走過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