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後媽對照組在年代文帶崽逆襲 > 第1章 穿書先扯證,下一步洞房?

第1章 穿書先扯證,下一步洞房?

了沒兩步就被裴颺拽住了腰。對上她疑惑的目光,裴颺理直氣壯道:“你都把我看光了,卻不給我看,你好意思嗎?”沈明珠:“……”她丟給男人一句“我好意思”,頭也不回的去了衛生間。等她換好衣服回到房間,就看到裴颺側躺在床上,手枕在臉下,一臉怨夫相的瞅著她。沈明珠暗笑的走過去,彎腰勾著他下巴哄道:“看得到吃不到,最後難受的不還是你自己?”裴颺被她兩句話就哄好了,坐起來摟住她的腰,低沉聲音中透著幾分孩子氣的撒嬌...沈寶蘭站在堂屋門後麵,透過門縫朝院子裡瞧今天的兩個相親物件。

媒人在一邊笑眯眯向她和沈母介紹,“高個子的叫裴颺,人高大英俊,條件也是真的好,城裡戶口,父母雙亡,捧的還是鐵飯碗,你家閨女一嫁過去就當家做主的,都不用伺候公婆,他那兒子才四歲,還不記事呢,好好養大了,將來不比自己親生的差。唯一有一點不好就是裴颺那工作吧,常年不著家,可人家掙得多啊,一個月光工資就百來塊呢,還有糧票肉票各種津貼,家裡頭四大件老媽子臨死前都給備好了的,可真是富得流油呢!”

這樣條件著實是讓劉翠花心動不已,不住朝媒人點頭,笑得嘴都合不攏。

在沈家溝這樣的窮旮旯,是打著燈籠也找不到這樣好的女婿。

然而沈寶蘭這個當事者卻不以為然,反而指著裴颺旁邊的小個子男人。

“他呢?”

“那是周書桓,要說周家條件也是不差的,城裡戶口,父親是遠洋公司職工,他自己是正兒八經的中專生,畢業後教了幾年書,就是吧,去年學人下海做生意,結果遭那眼紅的給告發了,判了個投機倒把,上個月剛放出來。這不,他前妻因為這事跟他鬧了離婚。”

這不行,這吃過牢飯的人萬萬不能要,何況還是個二婚的。

雖說都是給人當後媽,可人裴颺的孩子沒媽,家裡人口簡單,嫁過去就是當家做主的。

周書桓是二婚,孩子親媽還在,再怎麼養也養不親,嫁過去上要伺候老下要照顧小的,兩頭受累。

再一個,周書桓奇貌不揚,個子也矮小,還戴著副眼鏡,比高大英俊的裴颺差得遠了。

劉翠花看著院子裡的周書桓直搖頭,然而沈寶蘭卻目露精光。

“我選周書桓。”

劉翠花一聽就急了,“不行!咱們事不是說好了,選姓裴的,人長得高大威猛,還會掙錢,條件多好啊!”

“媽,這回你聽我的,我保你這輩子榮華富貴享用不盡!”

說完,沈寶蘭就催促媒人去跟周書桓講。

媒人猶豫著沒動,畢竟看劉翠花的態度是擺明瞭沒看上週書桓。

再一個,沈明珠還沒看呢,說好了兩家人一起相看,這要是不等沈明珠來就先讓沈寶蘭把人挑走了,沈明珠那邊可不好交待。

“李嬸,你快去呀,這事成了,我給你雙倍媒人禮!”

一聽有雙倍媒人禮,媒人眼睛都亮了,也顧不上沈明珠來沒來了,扭身就喜滋滋的跑去院子裡。

劉翠花急得對沈寶蘭又是打又是掐的,“你這個死妮子,你要氣死老孃不成,放著那白麵饃不挑,專挑那難吃的狗屎,將來有你後悔的那天!”

她不選周書桓才會後悔!

透過門縫看著院子裡同媒人說話的周書桓,沈寶蘭跟吃了秤砣一樣篤定。

別看現在周書桓奇貌不揚,還吃過牢飯,好像一輩子都翻不了身,可過不了幾年,周書桓就會成為發達千萬富豪。

而裴颺呢,看著哪哪都好,可再過半年這人就要死了,誰嫁過去就等著做寡婦。

她是萬不可能嫁給裴颺做寡婦的,留著讓沈明珠嫁過去當寡婦吧!

雖說有點不厚道,但人不為已天誅地滅,誰讓沈明珠命不好呢。

連老天爺都站在她這邊,昨晚特地給她託了夢,讓她夢見嫁給裴颺後的悽慘,而沈明珠卻因為嫁給周書桓成了富太太,住大別墅,開小汽車,家裡三個保姆伺候,什麼家務活都不用幹,比在孃家當姑娘過得還滋潤舒坦。

得知沈寶蘭看上了自己,周書桓顯然很意外,他看了麵無表情的裴颺一眼,心裡不免有些得意。

他和裴颺算是發小,但卻處處比不上裴颺,身上又有案底,他已經做了被挑剩下的準備,可萬萬沒想到,女方竟然相中了他。

“颺哥,不好意思了,那我就先去見見人……”

裴颺點點頭,看著周書桓跟媒人進了堂屋。

一進到堂屋,看到門後的沈寶蘭,周書桓眼睛都亮了。

沈寶蘭比照片上還要好看,讓他非常滿意。

沈寶蘭也對周書桓很滿意。

因為預見了周書桓的輝煌未來,哪怕眼前的周書桓再貌不驚人,在她眼裡也如同鍍了一層金子般閃閃發光。

媒人替雙方引薦完就趕緊出去了,她還得帶裴颺去見沈明珠。

本來是約好了在沈寶蘭家一塊相看的,結果沈明珠早上出門摔進了水溝裡,人不大舒坦,那邊傳話讓把人領過去相看。

領就領吧,反正都在沈家溝裡,也就多走半裡路。

沈明珠家裡,秦金蓮正慪氣呢。

她也看上了裴颺這個女婿,哪知早上女兒好端端的出門去相親,半道居然掉水溝裡了,差點沒淹死!

這下,裴颺肯定要被沈寶蘭那個妮子挑走了。

“唉~人倒黴了真是喝水都塞牙縫!走個路都走不好,你還能有什麼用!”

秦金蓮沒好氣的數落了幾句躺在床上昏睡的女兒,扭身去了外麵,她託人給媒人傳了話,媒人這會也該領著周書桓過來了吧。

周書桓雖然各方麵都比不上裴颺,但周家事先放出了話,相中後願意給五百塊的彩禮,還給在城裡安排工作。

老二要娶媳婦,就等著這五百的彩禮救急,等女兒嫁過去有了工作,月月也能貼補孃家一些。

這麼一想,周書桓這個女婿也挺好的。

秦金蓮自我安慰。

沒一會,媒人帶著人上門了,秦金蓮咋一看,還以為花了眼,揉揉眼睛再一看,是裴颺沒錯!

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,得來全不費功夫。

秦金蓮笑得嘴都歪了。

裴颺急於給兒子找個後媽,沈明珠家急等著用錢,雙方一拍即合。

裴颺同意給五百五的彩禮,比周家還多給五十,唯一的條件就是要馬上扯證。

他下午五點的火車,在他走之前,沈明珠得搬到他家照顧還在病中的兒子。

秦金蓮被六百六的彩禮砸得頭昏眼花,嘴上連線保證沒問題,轉頭就打了一盆冷水進屋。

“嘩啦!”

沈明珠被冷水澆醒,一個激靈從床上坐起,看清身處的環境頓時懵了。

磚牆泥地,木椽瓦頂,一看就是七八十年代的農村。

怎麼回事?

這是在哪裡?

她好好躺在自己公寓裡自覺怎麼睡到這兒來了?難道在做夢?

還沒等她弄明白處境就被人拖下了床,“別睡了,快收拾幾件衣服,人裴颺在外麵等你去扯證呢!”

從民政局出來,看著手裡麵大紅的結婚證,沈明珠隻覺得說不出的驚奇。

她一個單身狗,居然在夢裡跟男人結婚了?

那下一步是不是該洞房了?年婦女,認出沈紅梅是明珠食坊來送貨的後,當即不滿的抱怨。“說好了兩個小時,現在才送過來,做生意的人,一點誠信都沒有。”沈紅梅想解釋,然而中年婦女根本不給她機會,“行了,給我吧。”沈紅梅忙把三隻食品袋遞過去,剛要說價格,中年婦女已經呯的關了門。沈紅梅當然不能這麼回去,再敲門。中年婦女開啟門,頓時不悅,“你怎麼還沒走?”“麻煩付一下帳。”沈紅梅忍著火氣。歐麗婭聽到動靜走了出來,詢問多少錢。“二十八。”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