飛機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飛機小說 > 報告王爺:王妃有喜了! > 第一章 穿越

第一章 穿越

譚景一掌打倒在地。燕苠看著顏箐被搶走,心中也有了火氣,怒聲對淩逸城道:“逸王,你這是幹什麽!本公子至少也是丞相府的公子!”“帶走。”淩逸城吩咐了一聲,便飛身而起。譚景和另一名侍衛帶了顏箐、顏父和融兒也飛走了。見淩逸城竟無視了他,氣的他踢了躺在地上的漢子兩腳,怒聲道:“還躺著幹什麽!還不快起來!沒用的東西!”而後轉身對人群怒吼道:“看什麽看,再看要了你們的腦袋。”眾人迫於燕苠的身份,紛紛低頭散去,但...淩雲國,建安十年,京城酒樓。

“這草包殷大小姐和其他男子有染,被太子殿下抓包,竟然還跳河相逼,真是不要臉!”

“這要是其他人家小姐,早就以死明誌了!可惜殷大將軍一世英名都被他這個女兒給汙衊了!”

“是啊是啊!殷大將軍真的是倒了八輩子黴,攤上這麽一個傻子女兒!”

周圍吵吵鬧鬧,吵得罌粟腦子嗡嗡響。

罌粟隻覺得頭痛萬分,胸悶氣短,迫使她睜開眼,卻是猛然一愣。

入目的古色古香的建築,周圍站了一群穿著古裝的人。

“小姐你醒了!”麵前陌生的丫鬟開心的看著自己,嘴裏叫著小姐。

這是怎麽回事?

她是21世紀王牌特工,代號罌粟,被人暗算,連人帶樓被幾噸炸藥炸的渣渣都不剩,她怎麽會在這裏?

突然腦袋一疼,記憶瘋狂湧出。

這是一個曆史上沒有的朝代,民風開放。而自己則是淩雲國殷大將軍之女,姓名竟和她同音,名為殷素。

殷素父親殷大將軍跟隨當今聖上征戰多年,戰功赫赫,三歲時就被賜封為郡主,享受皇宮貴族的待遇!

這殷素本該是天潢貴胄的命,一生無憂富貴,但原身一個頭腦不清楚,喜歡上太子,像跟屁蟲似的跟在太子身後。

太子卻心係燕家小姐燕黎,對殷素十分厭惡,平日時常在外人麵前羞辱她,但是原身卻癡心不改,一心鍾情於太子。

而今天,原身知道太子和燕黎會來京城酒樓,便早早尋了過來,卻不料一個陌生男子自稱是她情人,走過來與她勾勾搭搭,恰好被太子看到,太子當眾退婚,原身一時想不開,跳河自殺,讓她占了便宜。

但這一係列事情,真的是巧合嗎!

既來之則安之,她既然活了下來,定然不會辜負老天給她的這一次重生的機會。從今以後,她便就叫殷素了。

“殷素,你果然是裝死!想要博得同情!”

頭頂,一個冷傲的聲音傳來。

殷素抬頭對上那人的眼睛,麵前的人正是原身癡心不改喜歡十年的太子,淩炎!

淩炎衣冠楚楚,相貌堂堂,但眼睛裏的厭惡鄙夷之色,像是他眼前的東西不堪入目般惡心。

淩炎接觸到殷素的視線,卻是一愣,平日裏膽小懦弱好欺負的人,怎麽會有這種冷清淡薄的眼神。

難不成落了一次水,真的腦子進水了?

淩炎永遠不會知道,真正的殷素早已經死了!

“賤人就是賤人,腦子不好使做出的事也讓人惡心!”依靠在淩炎懷中的燕黎,見殷素直勾勾的盯著淩炎看,心中不滿。

“賤人是在說誰!”殷素臉色一冷,她可不是原身,那般好欺負。

“賤人當然是在說你!”燕黎翻了個大白眼,沒想到這殷素膽子大了,腦子卻更不好使了!

“哦。”哪隻,殷素卻煞有其事的點了點頭,嘴角微勾,“賤人說我什麽呢?你在說一遍,剛剛我沒聽清。”

“我剛才說你……”燕黎要繼續把剛才的話說一遍,就被淩炎拉住了。

燕黎奇怪的看向淩炎。

“別說了,她在罵你!”淩炎皺眉,不悅的看向殷素。

從剛剛他就感覺殷素不對勁,卻沒想到,以前那個說話都說不溜的人,如今竟然變得伶牙俐齒,卻該死的讓人覺得移不開眼。

“罵我?”燕黎細細想了想剛剛殷素的話,突然就明白了過來,立馬氣炸了,“殷素,你竟然敢罵我!你,你!”

燕黎氣的話都說不順了,嘴一憋,立刻梨花帶淚的看向淩炎,“太子殿下,殷素自己自甘墮落,和別的野男人不清不楚,竟然還罵我是,是……太子殿下,今天殷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,我情願從這酒樓上跳下去!”

淩炎臉一沉,“殷素,給黎兒道歉!”

殷素從地上緩緩起身,她抬眸看向眼前兩人,冷笑一聲,“先是她罵的我,我憑什麽要道歉?”

“我讓你道歉,便是要道歉!”淩炎態度強硬,見殷素不為所動,對一旁的侍衛道:“讓她給我跪下!”

侍衛聽到話,立刻上前壓住殷素。

殷素神色一凜,剛要反擊,突然一個筷托從遠處飛來,打在侍衛的膝蓋上。

侍衛直直跪在地上。

“三弟!”淩炎震驚的看向淩逸城。

淩逸城臉色不變,“太子就算不看在殷王爺的麵上,也要想想父皇。若是明天父皇知道你今天逼殷大小姐下跪,父皇隻怕會大發雷霆。”

剛剛淩炎太過惱怒,如今被淩逸城一提醒,腦子才清楚,父皇寵愛殷素眾所周知。

今天跳河的事,他都不一定有幹係逃脫,若是再加上這事,隻怕要被父皇打死!

淩炎吃了癟,卻沒地發泄,很是惱火。

燕黎忍不住幫淩炎說話道:“逸王你這話就不對了,殷大小姐自己搭其他男人,做了齷齪事,捱了罵,怪誰啊!”

殷素看向她,眼色淡薄冷肅,看的燕黎心裏發毛。

“我若是沒做,你是不是應該和我道歉?”

燕黎一臉不相信,“你怎麽可能沒做!若是你沒做,我便跪下給你道歉!”

“好!既然這樣,還請大家給我做個證!”

酒樓裏聚集了不少人,個個興高采烈的等著這殷府的花癡小姐接下來準備怎麽做。

“殷大小姐,你們放心,我們肯定給你作證!”

“是啊,草包哦,不對,殷大小姐你放心!”

眾人紛紛許諾,等著接下來的大戲。

殷素臉上露出一絲笑,看的燕黎緊張的嚥了咽口水,她不覺得殷素能做什麽,但今天的殷素格外和往常不同,讓她覺得分外擔心,她下意識看向站在一旁的男子。

殷素注意到她的目光,心中冷笑一聲,轉身走向那男子。

正是之前聲稱是她情人的陌生男子,名叫李元靖。

李元靖看到殷素走來,臉上立刻出現痛苦的神色,開口癡情道:“素素,我知道我配不上你,但是你不能裝作不認識我,我真的很痛苦,你難道忘了我們在一起的那些美好嗎?”

“你說你和我同床共枕過?”

“是。”

“這樣說來,你看過我身子?”殷素直言不諱。

李元靖臉上有些尷尬,但還是立刻點頭,“可以這麽說。”

“既然你看過我身子,定然知道我身上有個紅色胎記吧!”殷素目光如炬的看著李元靖。子。”伸手拎起小白,將它放入懷中,腦中想的卻是這半年來蕭言一次比一次奇怪的行為舉動。金銀閣中,一位身子妙曼的女子正低頭仔細看著手中的首飾,細細品味,身旁放著筆墨紙硯,宣紙上畫著一隻簪子。“可有什麽想法?”殷素突然出聲道。那女子明顯被嚇了一跳,連忙抬起頭來說道:“還沒有,郡主,你怎麽來了?”“過來看看,這金銀閣靠著你賺了不少錢,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才能。”當初她不過覺得千舞長的很嫵媚,配上那些首飾必定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